李笑鱼

征雁

       这是初入全职时开的文,当时还信誓旦旦的说绝不会坑,结果工作以后就再没动过笔了,连码字软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删除了。今天清理优盘时突然发现我那时候开的一个个大坑,决定挑一个有兴趣的填点儿土,第一次用乐乎,请包涵。

        

第一章 嘉王之始

         常言道“六月的天是小孩的脸,说变就变”。这不刚刚还是滚烫烫的日头烤的人心发慌,不一会儿只听轰隆一声,天边一声闷雷响过,接着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一时间正是热闹的街市顿时众人就做鸟兽散,有拿袖子遮雨急匆匆往家赶的书生,有慌手慌脚忙着收摊的小贩,也有彪悍的妇人家抄起正啃着糖葫芦的胖娃娃就往旁边的店铺茶馆挤去。茶馆老板倒也不嫌人多闹腾,招呼着伙计搬来几条长凳放在堂前檐下,又送来大碗茶给躲雨的客人去去寒。客人们也不好白占老板的地方,虽说也就是两三文钱一碗的姜汤水,但到底也是老板善心,看着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了,想着也不能让老板赔钱,听说这茶馆的评书先生最有名,于是众人就闹腾着要请扇。老板哪能不乐意呢,一个眼神过去,立马有精神的半大小伙子过来,刷的一声抖开了把黑竹百折扇,请几位客人叫名。

  楼下正是热闹着,二楼上确是安闲自在,只见沿廊都是雅间,唯有窗户对着下面的大堂,窗台上还挂着竹帘,从里面居高临下看得清外面,楼下的只能看见帘子罢了,声音倒是一点儿都没受阻碍,一时间哗啦啦的雨声,闹腾腾的起哄声,还有小二叫说书先生的吆喝声构成了这市井百态,让人听着就打心底泛起高兴来。

  楼下的闹腾声终是扰到了二楼的清净,不过谁又能发脾气呢,对比十年前民不聊生,市井萧条的乱象,这样的日子才是太平盛世,还有不少人直接掀开帘子一起和楼下的人起哄。在这样热闹的气氛里,倒有一个房间明明有人却一直安安静静的倒是显得怪异了。不过看门口守着的几位高大威武的随从,也知道是有贵人在。只听得一人说道;“这老板倒是个厚道人,又会做生意,看这景象,也知道百姓富足,安居乐业了。”这声音威严端方,带着点儿爱民如子的意味,却又有些自得在里面。“还不是王您管理有方,其他藩王哪有您这般爱民如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呢。”那声音谄媚的让人不忍直视,却又听得先前那人说:“哪里哪里,全仰仗各位的扶持,我陶轩才有今日,只要各位齐心协力,这万里江山可是还有更好的景象呢。”原来这包厢里不是别人,正是嘉世的王陶轩。那一群人也都是嘉世的高官重臣。

  先前乱世,既有国内奸臣当道,皇帝昏庸,外有外族虎视眈眈不时劫掠,那世道怎一个乱字了得。自古以来乱世出英雄,此朝也不例外,各地豪强并出,民乱频发,拥兵自重。今日你抢我地盘,明日我抄你后路,各路豪杰打的不可开交。虽说皇室已是式微,早没有了管辖各地的能力,只守着自己的上京不出。但枪打出头鸟,谁也不敢先打皇室的主意,毕竟谁先攻下上京称王,谁就将成为下一个被声讨的靶子。毕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既然你可以做皇帝,我又为何不能,如此下去又是一番乱世。可是各家谁也不服谁,又是一番争斗,可怜苦了百姓,么怪乎有言:宁为太平犬,莫做乱世人。

  直到有一小将名为叶秋,手持上古神兵“却邪”,黑甲附面,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自成名以来从未有过败绩,带领嘉世人马几日之内连下三城,直直朝上京攻去。又在众人还未回过神来之时,连夜攻破上京,以三万人对十万禁卫,却一马当先杀入皇宫,无人敢当。虽说众人都有这意思,可都怕上京还未攻下,自己老窝先被抄了,毕竟上京作为皇都,易守难攻,绝非几日可以攻破。谁料到现在竟有人几日之内就可拿下,自此人封叶秋“斗神”。

  按说攻破上京,拿到传国玉玺就可称皇,众人也都摩拳擦掌准备集火嘉世。谁知叶秋攻破皇城以后既没有逼皇帝退位让贤,也没有直接砍了人自己上位,而是在连夜诛杀了一众奸臣后,与皇长子约谈一夜。天明之后皇长子登基为帝,并下诏书封各路豪强为王,允许自制,只每年向上京缴纳税粮即可。各路豪强并不服气,齐聚上京,却又彼此猜疑,只肯派手下悍将前来叫阵,却又接连在叶秋的战矛下败下阵来,无人可敌。只得遵从号令,约定互不侵犯,谁若贸然挑起战争,皆可群起而攻之。并约定每年的今日轮流做东,各路悍将再次较量一番,不涉及百姓。只是自此以后斗神之名可止小儿夜哭。

  自此天下终归太平,经过十年的休养生息,才有这盛世景象。可令人奇怪的是叶秋并未接受册封,而是推老友陶轩为嘉世王,自己仍旧做大将军。众人都在羡慕陶轩运到好,白捡了一个王位,还有叶秋这样忠心耿耿的斗神辅佐。可陶轩心里是怎样想的呢,真的感激叶秋吗?谁也不知,毕竟人的欲望是无穷的,说不定还要怪为什么叶秋要约定分封众王,毕竟差一点就可称皇了呢。


叶修大神生日快乐,遇见你是这么幸福的事,即使隔了一个次元的距离。有幸遇到你,遇见最好的你!